【中医超越线】西医先急救中医后介入治心脏病分秒必争


  • 2020-06-12
【中医超越线】西医先急救中医后介入治心脏病分秒必争【中医超越线】西医先急救中医后介入治心脏病分秒必争【中医超越线】西医先急救中医后介入治心脏病分秒必争【中医超越线】西医先急救中医后介入治心脏病分秒必争

(吉隆坡讯)在中国,中西医联手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并非罕见,其中包括癌症、心血管疾病、精神疾病、皮肤疾病甚至是各种慢性疾病等,随着近代中西医结合的趋势崛起,中医也开始善用西医的一些检查仪器,配搭中医本身的方法来治疗,而西医也引入针灸为患者缓解病况。

以马来西亚为例,过去的癌症治疗要幺就是谘询肿瘤科医生,不然就是採用民间偏方等,只能二选一,庆幸是时代的进步,如今中西医治癌症已相当普遍。

在2018年下旬,马来西亚中西医联手治心血管疾病已掀开序幕,分别为心脏内科医生以及中医教授,一起为心血管疾病患者进行首次会诊,这也是大马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最新创举。

中医需具备西医知识

中西医联手治心脏病是怎样进行?心脏内科丁志宽医生以心脏病学(cardiology)而言共分为4部分,分别是冠状动脉疾病(coronary artery disease,或简称为冠心病)、心律疾病(arrhythmia)、心力衰竭( heart failure)以及瓣膜性心脏病(valvular heart disease)。

“当出现这几种症状时,如急性心肌梗死、心衰竭、心跳不稳定、肺积水及急性心绞痛等,就必须第一时间向西医求医,如怀疑是心血管疾病一定要先谘询西医,这是第一要点,也是救命要诀,对西医而言,‘分秒必争’是至理名言。”

中医内科刘晓航教授表示,当一名患者因急性冠心病而来到医院求医,此时属于紧急及严重情况,必须先到西医接受急救,而当患者的情况已缓解下来,就能与中医配合治疗,要强调一点,中西医联手治疗并非一定要两位医者同时下手治疗,而是改为在策略上的配合,即视情况来决定西医在何时切入,中医则在何时介入。

“我举一例中西结合分秒必争的实例。数日前,一名冒冷汗的患者来寻求中医治疗。尽管他并无胸闷或胸痛症状,但检查心电图发现有急性血管阻塞的图形,于是我马上通知丁医生,而丁医生亦以最短的时间为患者施行了‘通波仔’手术使病人转危为安。”

未来的趋势大力提倡

“如果当时我只给病人开了中药,抑或我和丁医生没有密切合作,那幺这位病患后果可能就不一样了。”

“分秒必争”不仅是西医心脏科的至理名言,对中医亦是,但这不仅是指病患要及时送院,医护人员及时处置也是至关紧要。以中国为例,在大型医院除了有急诊部之外,尚有胸痛中心,只要是申诉胸痛的患者,一到医院就立刻送往中心检验,以便及时做介入治疗。

丁志宽提醒,一旦病患确诊后尽量在3小时内进行手术,越快越好,这是因为心肌梗塞不可延迟抢救,以免失去更多可存活的心脏细胞,否则就会徒劳无功,要强调一点,心脏细胞是不会重生的,若延误抢救,哪怕中西医联手也无济于事。

他补充,当病患的病情已经稳定了,就可以考虑让中医介入,但这有一大要点,必须谘询有心脏专科资格的中医,这是要避免出现没有这方面知识的中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贸然要病患停药而酿出不必要的危险。

“以中国为例,目前执业的专科中医都兼具西医专科资格,也因此不存在贸然要患者停药的风险,更没有所谓的仅靠把脉就知晓病情这类故弄玄虚的做法,现代中医必须具备一定的西医知识,特别是专科医师,因为普通中医是不分科的。

而大马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,因此,中西医治心脏病这条路还很漫长。”

丁志宽指出,在中国曾进行过很多研究,一组是纯以西医方式治疗,另一组则是在恢复期有中医介入即中西医合治,发现后者的生活质量指标有很大的提高,正因此中西医结合治疗,将是未来的趋势,也是我们大力提倡的。

不盲目结合 不随便停药

刘晓航说,2011年我院一名护士的外公,已被政府医院的西医诊断为心衰,当时该病患约88岁,医生也嘱咐家人安排身后事,可是这名护士坚决不放弃,带上外公资料来求助。

不知不觉,他已为该病患连续治疗了8年,在心衰严重时以西药为主,而在心衰缓解时以中药为主。

“最近几个月,因为西药的副作用,他已几乎全靠中药,至今他已96岁了,是我最年长的患者,最近我还和他见面,情况还挺不错!”

丁志宽提到,过去曾有人说中西医会有“相冲”,我觉得问题并不是在中医或西医,而是某些中医师在没有先了解西药的成分下,竟然要病人把西药停了改为吃中药,这点是非常危险的,我相信这也是刘教授所不能接受的。

中药缓解西药副作用

“我常对病人说,如果某位中医师在没有了解或查问患者所吃的西药就自行开药,那这是很有问题的,有些西药比如抗凝血剂的华法林(warfarin),是不应该与中药一起吃,但这就回归到该名中医师,是否具备西医知识才不会随意停药。”

他说,中西医治疗不是盲目结合,而是要找对人,确保是有这方面知识的中医师。他的看法是任何有生命危险的疾病第一个应该找的是西医,而当一切稳定了,在复原期时中医就可介入来改善生活质量。

刘晓航补充,中西医结合治疗的另一大优势是通过中药来缓解某些西药的副作用,一些西药吃多了就会有胃痛或消化不良症状,而在复原期时加入中药则能起到缓解之效。

以上述护士的外公个案为例,他服用的中药和西药的品种、剂量我都很清楚,比如西药的利尿药吃多会让患者不适那就要相应减少,而中药的利水药就要增加。

中医病理分析 与西医观念一致

丁志宽说,对于西医而言,急性血管阻塞有所谓的5大风险因素,即三高(糖尿病、高血压、高血脂)、抽烟、家族遗传、不运动及癡肥症。

刘晓航表示,在古代中医完全没有三高概念,也不晓得什幺胆固醇或量血压等,但在病理因素的分析中却与现代西医观念是一致,在一连串不健康的生活下,就是肥胖、饮食油腻、高糖以及情志管理失调等,最后就是血压高、糖尿病以及高血脂症状。

中医不晓得检查结果,但经过百年至千年却从生活中观察到与现代医学相同的病因,最终两者是不谋而合。

“中医不是通过检验来找出病因,而是从患者的体型、生活习惯以及情志失调等来找出问题,中医的诊断没有冠心病,但却描述了心肌梗死的症状,如胸闷、胸痛,早上发病晚上毙命,或者晚上发病白天就死,称之为真心痛或厥心痛,而这就是冠心病。”

他说,早前有一位马来病患,他申诉胸口疼了1个月,也有糖尿病,诊断是胸痺(即冠心病),于是,为他开了中药,而他也继续吃控制血糖药物,在2次会诊后情况已有所好转,并向护士告知情况已有所缓解,就算每次活动后也不再感到胸痛,这证明中医的临床经验在治疗冠心病有一定疗效。

但我依然建议他必须谘询丁医生,一定要通过检验找出血管阻塞的情况,同时视情况来决定是否要进行相关手术,该做的还是要做,这是以病人安全为大前提的做法。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